环亚娱乐ag88官方网站|平台

从学业成功走向生命成长

[作者]:信息组 [发布日期]:2017年9月13日 [阅读数]:1330

顾万松

 这个题目基本表达了我要交流的内容,有认同感的人,会有很多想法涌现,暂时没明白也或者正在被工作烦恼着的,误会也会很容易:又是一碗鸡汤,这些理想主义的空话能有什么用呢?

能帮助我消灭差生吗?能提高及格率优秀率吗?能!不管是素质素养还是分数,无论什么样的评价系统,唯一有效的是自我驱动,是内驱力起作用,唯一不是之一。

能提高绩效工资吗?不能,但是能提升获得感和职业荣誉感。

我们的学校教育,学科完备界限分明,学科内知识系统化层第式呈现,按照最终能培养一个专业人才的标准编制教材。事实情况是,80%以上的人成不了也不需要成为数理化音体美的专门人才。多数人在漫长的学校生活中成为陪衬,那么,对80%以上的人学校教育到底有什么用,就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。

 缩短学制,取消中考,高中多样化,高校自主招生。都是对教育问题的在思考。也一定是必由之路。为什么不动或者动的这么慢,那是当政者有意为之。茨威格有句名言:捡豆子。

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不再捡豆子,就都会完成突变。

学校参与到课程建设中来,是对学校教育到底有什么用的再思考。实际上也有对新课程的“三维”目标实验性的更新。这就需要重新思考;教育是什么?教育为什么?对于所有教育工作者来说,这些看似清楚明白的问题,也没有被认真思考没有能够得到正确的解答。

今天话题应该是关于课程,但是考虑到时间关系和老师们对实操、对技术对方法的偏爱,重点是对在座的每一位老师讲,讲讲课堂,课堂上对生命成长的关注!

【案例一】我曾经听了一节一年级的数学课,做练习题,()〈5,要孩子们填小于5的数。孩子们纷纷回答,1,2,3,4,老师说:谁能完整的说一下这个括号里面可以填什么?我不禁在心里点赞,好高明的一问!有孩子举手,回答:小于5的数都可以填。可是,这不是老师要的答案,老师要的答案是要保证在做试卷时肯定不犯错,所以,老师要的答案是:这个括号里可以填0、1、2、3、4!这样才具体!孩子能概括、会抽象,老师却只想做个驯兽师,他关注了当下的正确答案,但忘记了在孩子成长的道路上,还有小数、负数,有理数无理数!教育,要为孩子建设未来!【成长只追求知识目标而淡化成长目标的课堂不是高效课堂

【案例二】五语“星空遐想”(老师整个就自己把自己留在了过去)

【案例三】再说一节我听的英语课。杨明 杰克 从哪里做什么去哪里。(一定要把生活跟课堂隔断)

学习者是否站在发生的起点,面对所学的内容——我知道为什么要学,学的东西为什么是这样的;学习者是否站在觉察的角度,面对学习的过程——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学的,又该怎么学为好;学习者是否站在未来的世界,面对所学的内容——我知道学了有什么用,我可以怎样用。

【案例4】《校合唱团的秘密》【个性】

【案例5】《理解能力》

【案例6】西德维尔学校,孩子们调查校长和老师的收入差距。

为什么我们没有?

我们的学校我们的课堂,没有每一个,没有对童年的尊重。

没有致力于帮助孩子发现他自己,成为最好的自己。

“我喜欢上学,我喜欢我们的学校!”

    我们的课堂没有思维的劳动,教育的终极目标就是培养人之为人的思维能力。知识不是终点而是起点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是独特的。

 每一种生活也是,没有对错,适合自己天性的就会喜欢,当这种方式适合这个生命的时候,你就会发现这个生命充满着活力和激情——和外在的评判标准不一样,这种感受,只有生命的主体,也就是这个人才会知晓。

 有的人,天性就是善良悲悯,他们觉得能够帮助到别人,就是自己人生价值的最大体现,譬如特蕾莎修女、圣雄甘地;也有另一种人,热衷于开创和创意,热爱用商业的创新,去影响和改变社会进程和生活方式,譬如苹果的乔布斯和维珍的布兰森;当然也有热爱思考,成为学者,热爱冒险,成为探险家,热爱钻研,成为发明家……

 而这个地球上,有多少个人,其实就有多少种生命的方式。有的机缘巧合,表现的充分,就成为大家瞩目的对象,更多的,则是按照自己的方式,去度过一生。

   “教育就是试图调和两种相反的运动,一是帮助每个儿童找到自己的路,一是促进每个儿童走上人们所相信的真、善、美之路。”这话什么意思呢?我的理解就是,教育有两个方向相反的运动,一是尊重个性,因为每个孩子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成长之路,教育就是要帮孩子找到这条独特的路,因材施教,不能搞一刀切;二是培养共性,无论这个孩子多么“独特”,他总是人类的一份子,人类所有的文明遗产文化成果,比如真善美,他都应该拥有并传承下去。尊重个性与培养共性,不可偏废,不可走极端。教育就是要在这二者之间找到平衡点。

学校教育保底的工作是提供才能和品行两个系列中最核心的素养。然后就是课程,丰富多彩的课程。

政治是有理想的,财富是有汗水的,科学是有人性的,享乐是有道德的。

我有个朋友正在德国,

我们来看课程内容:不是只提供双基训练的课程,语文不是以选文为中心,一定是话题或者情景、情境。或者直接不用教材,老师自选整本书,通常是虚构类的文学书比如小说。数学可能说的更能明白,不只是双基,是人文数学生活数学甚至是活动数学,这次扬州市小学生核心素养展示项目的“数理智能”项目,魔方数独火柴棒,其实就是美国的普通课堂。科学课就更不用说了,肯定没有一个教材教你什么叫并联什么叫串联,只会不断有要求让你干活。我旁听了一节历史课,孩子们在演讲。

所以,很少有我们这么研究“教”,教孩子学会倾听最重要,不听会的还是会不会的还是不会。真学习就是把你懂的说出来,不懂得听别人说。

真的是他们的方式好吗?我描述的这种课堂教学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吗?

如果是一个美国老师讲课,不会讲到现在还在一个人讲,这时候一定会要求你参与,每个老师都这样,我们听惯了国内的报告,还真有点不习惯,把我们搞的很烦。我还听到有人说:又来了又来了,皮皮我们,把时间挨过去。我不说这事有点小人之心,但这真的是差异,文化的理念的行为的。

我想互动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,所以我在讲座之前,向朋友圈中的老师发问:“不要思考,用直觉一分钟之内回答我,你在课堂上,最烦的问题是什么”。我收到的答案:兴趣,不举手,作业错误率高,参差不齐,不热情不参与不听讲,注意力不集中等。好吧,是不是也是各位的答案,无论是一年级还是九年级,不论是数学课还是体育课,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是什么:

1、如何面对差异(无论老师怎么努力,跟班几年,只要有十个以上的孩子,知识、能力、性格,你永远面对的是一条曲线)

2、如何提高兴趣并相对持久的保持

3、如何提高学习的主动性

4、如何促进发展(掌握程度和深入理解)

为什么会有这些问题?很多时候不是学生的原因,而是我们没有针对问题做事情。不是一节课或者你现在的这个年级,而是整个系统,从学前教育开始的系统。就没有找对问题并致力于解决问题。

我以为,我们的课堂只有两个问题:“想学”和“会学”。

让学习真正发生---“想学”。

为什么他们学不会我们教的东西呢?因为我们在教。也就是说,我们试图控制他们的思想。那么不想学的原因当然很多,但最缺的是不把孩子(学习者)放在中心的地位上,不解决问题,跟生活脱节。

这次扬州市核心素养大赛,一年级生活技能比赛,要求孩子刨铅笔,刨好以后又要求他们折断,因为这个铅笔是道具,要留给下面的孩子比赛用呢,“留美归来”的我真心无法承受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懂得从儿童立场出发,不绑架他们参与我们成人的游戏!

    让学习持久发生---“会学”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会学?不重视非智力因素的作用,不重视学法指导,教学流程无个性、不开放。甚至,因为业务上的无知,老师们在课堂上压抑孩子的个性阻碍孩子的认知发展。我们的课堂几乎都存在学生分神现象,而且一再提醒,甚至刚刚点过他的名,他又进入分神状态,正如书中所说“尽管被抓住也很尴尬,可是他们还是会继续走神。因为虽然我们努力使课堂变得生动有趣,它依然是一个枯燥、乏味又不安全的地方。学生们总是试图逃离,而走神就是他们逃离的唯一方法。”解决兴趣和主动性的问题,美国这样的课堂就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做法。如果环境、教材和问题都不引起孩子的兴趣,他的注意力就会转移到自己有兴趣的事物上,而且不管你如何规劝或使用什么恐吓的方法,都没有用。相反,他便会专心投入——简单地说,当他注意他正在做的事时,他会变得很聪明。认真学习某项技能的孩子,不会去想成功与失败,她想的是努力和体会。只有当他们觉得取悦大人变得很重要时,他们才会在意成功与失败。

在落实“每一个”这个问题上,他们真的做得很好,这个也是他们设计课程设计教学的基础,(加州教学专业标准第一条:吸引并支持所有学生的学习。)性格和心灵是一个孩子最重要最真实的部分,我们如果视而不见,一定不可能取得教育的效果。这个话题真的有讨论的价值,有机会以后再说。

如果说教师的教学设计仅止于引出问题,那还不是最好的境界,那么,最好的是什么:

孩子们,你们有问题吗?

问题不是老师给的,是孩子们自己需要获得帮助。

我可以简明扼要的叙说一下这个流程:教师的智慧体现于(把握学科、年级以及即将开始的学习内容,在尊重孩子的实际情况和认知规律的前提下,)选择和运用策略,引导孩子进入愤悱状态。

接下来,我们要做什么,等问题,怎么帮助孩子,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把帮助给到孩子:

是的,这不是一个问题,可能只是一点小麻烦,需要你(们)努力;

是的,这是一个问题,可能答案也掌握在你(们)的手里;

是的,这是一个问题,我们来看看你(们)需要什么帮助。 

在自主学习、合作学习和探究学习三种学习方式中,合作学习的“风险”最大。自主学习一般以个体形式进行,只有遇到独自难以解决的问题时,才需要教师的帮助;探究学习中,教师主要扮演研究者和指导者的角色;而合作学习是以小组形式展开的,教师要集多种角色于一身,既要成为学生学习的组织者、指导者、帮助者和促进者,还要担当学习活动的决策者、参与者、仲裁者。

再回过头来说,讲究实效,注重解决问题,真的不是什么新理念,1920年代,杜威来中国讲学,掀起了实用主义的旋风,实用主义和实证研究的方法,风行当时。陶行知的“教学做合一”由此而来,也早就深入人心。

再往前,我们应该都知道“知行合一”,明代大儒王阳明,也是这样的成人思路和教育思想。所以,可以这么说,古今中外,大道至简,而且也总是那么朴素!

提供这么多信息,不是说我们马上就来学习或者明天就可以这么去做,而是,可以让我们知道,还有一些不同的做法在那里,我们可以去尝试,去研究去实践。让惯性推动我们的工作是很可怕的,主动性的欠缺让我们在课堂上面对学生感到痛苦,那么,你有想过当我们面对自己的生活和工作,依赖惯性而失去主动性,可能也会被生活鄙视和感受痛苦。